团子🍡

争取一天两更的小咸鱼
混迹于YYS/第五/平安京

【首无x萤草】枫叶落下之时(2)

少年再次醒来时是在一间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房子里。经历了昨夜的恐怖遭遇后,他的腿还有些疼。
他转动了一下脖子,环顾四周,发现这是一个女生的房间——因为他的床上放满了毛茸茸的枫叶娃娃。房间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蓝发的少女,正背对着他捣鼓着什么东西。她的耳尖微微抽动几下,听见了少年起来的声音。猛地一回头,他便看见了她那双漂亮的蓝莹莹的大眼睛。
“雪姐快看!他醒了!”少女显然很兴奋,大叫起来,少年的耳膜快要被震破了。
这小姑娘长得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嗓门这么大......少年内心吐槽。
说来也真是奇怪,她那一番大喊之后,房间里立马就进来了一个黑发少女。她面无表情地瞥了少年一眼,又扫了一眼他缠满绷带的腿,淡淡地说:“你叫什么。”明明是疑问句,从她口中听到就变成了陈述句,这令少年很不舒服。
冷冰冰的,像雪一样,跟天狗哥差不多......他心想。
“他们都叫我首无。”尽管对这里还有许多疑问,少年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“烧退了。”黑发少女依旧面无表情,答非所问,“很有精神,跟小草一样。”
“雪姐,不要把人家跟男孩子比嘛……”蓝发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笑着说,“我叫萤草,这个温柔的姐姐是雪女,你跟我一样,叫她雪姐就好啦!”
她哪里温柔了......首无心想,但他总不可能说出来吧。“切,我才不叫呢。”他别扭地转过头去,“我还是叫大姐吧。”
雪女转过身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“剩下的就让小草跟你说吧,我先走了。”
“诶诶诶雪姐,别走啊!”萤草着急地想追出去,却被在床上的首无拉住了衣袖,“你放开我!我还要去找雪姐呢!”
“......可你能先告诉我,我昏迷的那天晚上,发生了什么吗?”首无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,令她一下子心软了。
“那我告诉你了,你就放我去找雪姐!”萤草还想抗争,最终还是被迫妥协了。
“唉,我放,我放......”首无无奈地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萤草搬了个小板凳,坐在床边,说:“那个时候呢,人家和雪姐跑出去找那种只在晚上开的花,阿妈喜欢。可是没找到,就准备回来跟她说一声。结果就看见你躺在路中间,雪姐看你一眼,再摸一摸你的额头,就说是由腿伤引起的发烧,她很厉害吧?”
“然后呢?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手里有一份文件?”首无急切地问道。
“文件?什么文件啊?”萤草把头歪向一边,很茫然的样子,“雪姐和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手上空空的,什么都没有啊。”
没有文件?首无心头涌上一阵疑惑,自己明明把它紧紧抓在手里......他有点怀疑萤草在撒谎了。
“你在怀疑我拿了你的什么文件?”萤草仿佛看透了他心里在想什么,坚定地说,“我以阴阳药馆的名义发誓,我没有看见,也没有拿你的文件。”
她没有撒谎的话,那是谁拿了我的文件呢?首无垂下头,失落地沉思起来。萤草看出了他的失落,安慰道:“你别难过,说不定文件被你的朋友拿走啦。”
“朋友?”首无冷笑一声,“除了天狗哥,我还从来没有过朋友这种东西。”
“你把朋友当作‘东西’?!”萤草惊呼一声,从板凳上猛地站起,白皙的小脸气得通红,“首无君我告诉你,朋友是世界上最最珍贵的,怎么能被称为东西呢!你要是把朋友看得像草芥般不值一提的话,心中就不会有希望!”说罢便气呼呼地夺门而出。真是的,再也不想跟这种人呆在一块了!她心想。
首无望着她远去的身影,露出了一丝苦笑。“我又有什么错呢。”他自言自语,“在这个残酷的时代,朋友什么的都是不可信任的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