团子🍡

争取一天两更的小咸鱼
混迹于YYS/第五/平安京

【首萤】陌上花开

#就是个瞎写的小短篇,文笔渣,勿喷#

    那时的他们,还不是妖怪,只是两个普通的孩子。

    黎家与陆家世代交好,两家夫人便约定:生下的孩子若是一男一女,便给他俩订了亲罢。

    随后果真应了她俩的话。(夫人们:哎呀真是好事呢。)

    男孩叫黎绶梧,女孩名叫陆萤。

    俩孩子从小就喜欢一起玩,特别喜欢湖边那片花田,一玩就是一整天。

    十几年过去了,孩子们都长大了,可还是喜欢到那里玩。

    “绶梧哥,你过来!”陆萤把一个东西藏在怀里,神神秘秘地叫他。

    “啊,来啦。”黎绶梧刚走过去,陆萤就把那东西套在了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给你花环,我做的!”小姑娘一双眉眼笑得弯弯的,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绶梧低下头去,耳根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了,绶梧哥,我听阿爸说,要打仗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那时你躲在家里,不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去找军队,当兵,做信使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等等!”陆萤手忙脚乱地掏出一个平安符,“这是我阿妈给的,说是可以保人平安,我把它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任由陆萤把平安符塞到自己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在花开的时候,我就回来了。回来后,我带你去看花灯,还给你做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了,不准骗人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骗你。”

几个月后

    “……绶梧哥?”陆萤看着即将被斩首的黎绶梧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对军队那么忠心的大哥哥,怎么可能做背叛他们的事!

    可这些话,她只能咽在肚子里,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黎绶梧显然注意到了她,便在行刑前对她用嘴型问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四个字,让她哭成了泪人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回答后,黎绶梧朝她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“行刑!”刽子手手起刀落,陆萤早不忍心看下去,扭头奔向那片花田。

    那时他问她:“花开了吗?”

    你说过,你在花开的时候,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你说过,你不会骗我。

    你说过,等你回来,就带我去看花灯,还会给我做一个。

    “可这算哪门子的回来……”陆萤坐在湖边,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拍拍裙子上的土,微笑着看了眼盛开的花。

    “绶梧哥,花开了……至于你欠我的花灯,下辈子再还吧。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湖边再也没了人影,只留下湖面上泛起的涟漪。

不知多少年后(反正是在晴明遇见堕妖的陆萤后)

    “萤草,等一下。”晴明笑着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晴明大人,怎么了?”萤草回过头来——她早已不是人类。

    “八百比丘尼说,今天你可能会遇到你的一位故人,叫我来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晴明大人。”萤草握着那根蒲公英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故人啊,到底是谁呢?”她坐在庭院口张望着,心里萌生出一种期盼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神乐就从召唤屋里走了出来,还带着个没脖子的少年。

    那少年十分秀气,看见院门外张望的萤草,不由得愣了愣。

    片刻后,少年悄悄走过来,把口袋里的平安符掏出来给她看。

    她怔住了,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,在他耳边轻声说:

    “花开了。”

    你也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8)